钱柜《白鹿原》编剧申捷:改编不能跪着 最爱白灵[视频]

史诗大戏《白鹿原》在江苏卫视播出了近30集,编剧申捷在原作基础上放飞自我的改编也引发热议。改编《白鹿原》当然是吃力不讨好的,这也是一开始很多编剧拒绝参与的原因。日前,本报记者对话编剧申捷。

跪着改不好《白鹿原》

鄞州区水利专家、高级工程师缪复元就说,它山堰是地方工程,比当时倾全国之力兴建的都江堰、郑国渠、灵渠晚建了1000多年,还能与他们并列为古代四大水利工程,足见设计的工艺之高。

对于剧版,很多人评论申捷没有原原本本复制原著,甚至提出让他“跪着改”。在这一点上,申捷直言:跪着改就出不来了。对于这本皇皇巨著,影视化的呈现要考虑观众心理,同时要加入自己的东西,找到适合影视剧的影像化方式。

最爱白灵 为她大哭

申捷在创作过程中曾多次拜访陈忠实先生,而剧中对于下一代人的描写较原著有了较大改动,鹿兆鹏、白灵、黑娃的戏份大量增加。申捷告诉记者,书中对鹿兆鹏、鹿兆海、白灵的线索着墨不多,在剧中他们的戏份扩充很大。对于申捷本人来说,下一代人物中,他最爱白灵,比如小白灵不缠足的戏份,白嘉轩最终忤逆了白赵氏,在某种程度上也为白灵走出白鹿原埋下伏笔。申捷表示,白灵是继承“白鹿精魂”最彻底的一个角色,“人格纯洁、信仰坚定,他是白鹿原上的精魂”。而最终将白灵写死时,申捷甚至为此痛哭一大场。而对于田小娥,申捷用了较大笔墨渲染了她与黑娃之间的爱情,本质上是受压迫之人的抱团取暖,其他如鹿兆鹏的媳妇冷秋月,成为了封建婚姻的牺牲品,对她的刻画也引发观众的同情。

白鹿原从清末到民国,从私塾过渡到现代学校,一代代年轻人走了又回,这部上世纪前50年的农村史诗如何照应当下?申捷告诉记者:“这你会看到中国传统文化为什么经历这么多年没有中断过?你看到了白嘉轩的坚持,表面上他在坚守一个村规乡约,骨子里他是在传承一个基本的道德、文明、文化。如果外国的观众想要了解中国文化,我觉得这部戏特别合适。”

时报记者 王晶